1. <p id="deuwu"><strong id="deuwu"><xmp id="deuwu"></xmp></strong></p>
  2. 
    
    <pre id="deuwu"></pre>
    <acronym id="deuwu"><s id="deuwu"></s></acronym>

    <table id="deuwu"></table>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公司清算

    公司清算
    中小股東如何破解公司僵局?如何應對公司解散糾紛之困
    時間:2019-03-07 | 地點: | 來源:公司權威法解讀

        一家公司會歷經設立、變更、解散等各階段,在無法進行自行解散與行政解散時,就需要以司法解散的方式引起公司人格消滅的法律事實。公司解散糾紛訴訟(下稱:“解散之訴”)列在《民事案件案由規定》中在與公司有關的糾紛中,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了股東請求法院解散公司的情形,隨后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下稱:“公司法司法解釋二”)中以六個條文闡述了解散之訴的受理標準、與清算案件的關系、保全、當事人、調解、約束力等。正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司法司法解釋(一)(二) 理解與適用》一書所言,司法解釋中所規定的內容需要裁判者正確靈活運用自由裁量權,筆者擬通過2017-2018年上海某法院公司解散之訴的裁判文書(下稱:“樣本案例”)為視角,結合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的相關規定,分析實踐中遇到的與解散之訴相關的問題,以期盡可能歸納出解散之訴自由裁量權的傾向,繼而呈現出實踐中解散之訴的困境。

        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的“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既是法院受理股東請求公司解散訴訟時形式審查的法律依據,也是裁判的實體審查依據。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一條列舉司法解散事由采用了并列式的邏輯結構,也就是說,股東在起訴時只要能夠證明公司現狀符合其中的一項事由即可。 

    一、公司股東會和董事會等機構運行出現持續性的嚴重困難(“公司僵局”)

    “公司僵局”主要體現為股東會或董事會無法召開或無法形成有效決議。股東會的召開與表決需要符合公司法第四十條至四十三條的相關規定,董事會的召開與表決需要滿足公司法第四十七條和第四十八條的規定。當提出解散之訴的股東在滿足公司章程或公司法有關會議召集、組織、通知仍無法召開會議或作出有效決議時,才符合上述條件。公司法第二十二條亦賦予當事人針對會議的內容瑕疵和程序瑕疵可提起無效或撤銷之訴予以救濟。

    (一)公司股東會和董事會無法召開或無法作出有效決議

    當出現“公司僵局”時,一方面股東會或者董事會因對方的拒絕參加會議而無法有效召集,或是即使召開前述會議,任何一方的提議都不被對方接受和認可,即使能夠舉行會議也無法通過任何議案,公司的一切事務處于一種癱瘓狀態。此可以分為三大類:基于資本多數決導致公司的經營管理出現嚴重困難,即股東會因在表決中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約定的資本多數而不能做出決議;基于人數多數決導致公司的經營管理出現嚴重困難,即董事會在表決中無法達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約定的表決人數而不能做出決議;基于全體一致決導致公司的經營管理出現嚴重困難,即股東會或者董事會因在表決中無法達到全部表決股權或者全體成員一致通過而不能做出決議。

    由于依照公司法第四十三條的規定,考慮到公司解散等事項對公司及股東的意義重大,需要以股東會特別決議的形式做出決定。這樣規定的初衷是為了較好地保護多數股東的利益,避免控制股東利用簡單多數的辦法決定公司的重大問題。這一規定是強制性規定,不能通過公司章程或由公司股東協商決定。 

    結合樣本案例,在判決不予解散的訴訟中的裁判要點,不能認定有關股東會和董事會無法正常運行的內容基本可歸納為:

    1)有關會議召開的問題上未內容有效通知其他股東的情況下便直接作出解散公司的股東會決議; 
    2)未向股東、董事作出召開股東會的提議 ;
    3)在不能證明有權召集人員不能履行或不履行召集股東會會議職責的情況下;徑行提請召開股東會予以審議表決 ;
    4)從股權結構而言,自身亦可以達成提議相關會議的比例,并不能得出無法召開股東會、作出有效決議的結論 。

    綜上,法院認為發生以上情形均可以通過內部自治的方式解決“公司僵局”??梢?,司法實踐中對于公司權力機構無法正常運行作了嚴格的限縮,需要完全滿足公司法的相關會議召集及決議的程序及實體性規定,賦予了訴請解散主體較高的證明責任。

    (二)訴請解散主體證明公司僵局的實際困難

    鑒于公司解散是需要特別決議的事項,需要單一或一致行動人股東持股比例為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方能通過有效決議,因此持股比例低于前述標準的股東只能迫不得已通過訴訟方式解散公司。結合裁判文書作出如下統計(剔除樣本案例中裁判文書未提及股權比例的,共計11件案例):

    以原告的數量分類:

    原告數量
    件數
    占比
    1
    8
    72.7%
    2個及以上
    3
    27.3%

    以原告的持股(含合計)比例分類:

    原告持股比例
    件數
    占比
    原告在公司中控股(含1例合計持股90%)
    4
    36.4%
    原告在公司中參股(50%以下)
    3
    27.3%
    原告在公司中持股低于20%
    4
    36.4%

    從原告的數量及持股比例的統計可知,原告作為單一股東提起訴訟是常態,少有共同起訴的情形。原告大部分均為中小股東,甚至小微股東。這也一定程度上側面反映了普遍存在的公司大股東傾軋小股東的現象,小股東以其一己之力即使單獨或者合計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符合提起公司解散之訴的資格,但往往囿于其在公司日常經營活動中話語權不大,無法主導重要決策,甚至時常被剝奪作為股東的知情權和利潤分配權,一旦進入訴訟,自己缺乏(或無力聘請專業人士)獲取證據以及參與訴訟的專業能力,難以證明“公司僵局”的出現,造成在訴訟上的不利地位。

    二、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

    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一條列舉司法解散事由采用了并列式的邏輯結構,本條司法解散在表述兩種機構運行困境時,都規定了“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的條件。也就是說,公司出現了股東會持續兩年以上無法召開、股東會持續兩年以上無法作出有效決議、董事長期沖突不能通過股東會解決等兩種狀況時,只有同時發生“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時才真正符合起訴事由的要求。人民法院在受理和審理時要特別注意審查公司的經營管理狀況是否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是否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只有同時滿足的情況下才符合該訴的法定要求。

    趙旭東教授根據《公司法》的規定認為“經營管理的嚴重困難,包括兩種情況,一是公司權力運行發生嚴重困難即所謂的“公司僵局”;二是公司的業務經營發生嚴重困難。 ”

    但在司法實踐中卻存在著混淆“公司僵局”與“業務經營發生嚴重困難”二者的問題。

    在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8號:林方清訴常熟市凱萊實業有限公司、戴小明公司解散糾紛案中裁判理由寫明:“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側重點在于公司管理方面存有嚴重內部障礙,如股東會機制失靈、無法就公司的經營管理進行決策等,不應片面理解為公司資金缺乏、嚴重虧損等經營性困難。由于凱萊公司的內部機制已無法正常運行、無法對公司的經營作出決策,即使尚未處于虧損狀況,也不能改變該公司的經營管理已發生嚴重困難的事實。”

    由上述案例,不難得出,裁判者理解“業務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并不以虧損為標準,而是仍然以是否構成“公司僵局”為判斷準則,基本上架空了“業務經營發生嚴重困難”的應有之義(不管是從文義解釋還是體系解釋),使“公司僵局”實際上成為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所言的“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不再成為審理此類案件的裁判依據。此種司法裁判傾向也影響了后續類似案件的裁判觀點。 

    這一現象同樣出現在筆者統計的樣本案例中,法官援引“公司僵局”的次數遠遠多于“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其中極具代表性的表述是“本院認為,僅從本案審理情況來看,并無法看出董事沖突對董事會決議形成的障礙,更難以進而推定公司經營管理因此發生困難 ”;再如:“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經營虧損并不等同于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F有證據尚不能證明威諾公司的權力機構已癱瘓,公司陷入僵局”。顯而易見,上述論證呈現出將“公司僵局”等同于“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的認定邏輯。這進一步將“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的標準予以虛化,使之成為“公司僵局”標準的附庸。我們反觀極少的在“公司僵局”以外單獨援引“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的案例,也僅是提及“未舉證證明公司資產被濫用或浪費等其他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的情形 ”。這與《美國示范公司法》(修正本)第14章第30節(2)“在股東提起的訴訟中,如果能證實:.....二(4)公司的資產正在被不當地濫用或浪費”相類似。同樣在在日本《公司法典》第833條第1款以及韓國商法典均有類似的規定,可見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是可以被類型化的。以上域外立法例指在基于公司的營運狀況提起解散公司的其他情形。 然而在我國司法裁判中并沒有對“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的內涵和外延進行正面意義的明確認定。

    三、前置手段的實施及其困境

    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的規定,解散之訴的前置條件是“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這一點也體現了司法的有限介入原則,期望股東通過內部以及其他訴訟的方式予以解決。從樣本案例中也印證 了這一點。

    判決不予解散的依據(12個終審公司不予解散案件)

    序號
    判決依據
    使用頻次
    使用頻率
    1
    股東會和董事會可運行(提供了相應的股東會決議及簽到記錄,可以證明公司能夠召開股東會并形成有效決議)
    9
    75%
    2
    未能證明股東存在無法通過其他途徑解決的公司僵局(并未窮盡內部救濟手段)以收購股份、減資等方式來緩解或避免公司經營管理困難
    9
    75%
    3
    未提供相關證據證明公司的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公司資產被濫用或浪費)
    5
    41.7%
    4
    可以通過行使股東知情權、提起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等訴訟方式維護自身權利。
    5
    41.7%
    5
    股東之間、股東與公司之間存在矛盾(公司未喪失人合性)
    2
    16.7%
    6
    未能證明公司經營發生嚴重困難
    2
    16.7%
    7
    公司解散將危及公眾持股人的利益
    1
    8.3%

    注:由于法官在裁判要點中都是綜合援引以上的依據,因此存在著一個案件適用多個依據的情形。 

    (一)股東需要窮盡內部救濟手段解決“公司僵局”

    從樣本案例中,裁判者多次以股東需以收購股權、公司回購股權、減資等方式來緩解或避免公司經營管理困難作為窮盡內部救濟手段的標準,但往往難以實施。

    1.收購股權

    實踐中在有限責任公司中一般而言股權相對流動性較低,股權難以公允化定價,而且囿于人合性,如果其他股東不購買股權,基本上不會有股東以外的人受讓股權。尤其是在中外合資以及中外合作經營企業中的股權轉讓需報審批機構批準?,F有的法律規定和以及實踐加大了股東以收購股權方式解決“公司僵局”的難度。

    2.公司回購股權

    《公司法》第七十四條賦予了有限責任公司的異議股東股權回購請求權,只有在符合特定的三種情形方符合回購條件。但在第七十四條規定的三種情形之外,股東與有限公司之間約定的股權回購條款是否有效,在司法實踐中存在著不小的爭議。由于在公司解散的情形下難以滿足前述條件,基本上股東以法定方式通過公司回購股權退出公司幾無可能。

    3.減少注冊資本
        
    公司法規定了公司減少注冊資本需要經特別決議程序,而提出解散之訴的股東往往是達不到特別決議表決權數的中小股東。在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更是要求在合資期內不得減少其注冊資本,確需減少,須經審批機構批準??梢姕p資也難以成為真正實施的前置性手段。

    (二)股東通過行使知情權、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等訴訟方式解決“公司僵局”

    從樣本案例中,裁判者多次以可以通過行使股東知情權、提起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等訴訟方式維護自身權利為由駁回股東的解散之訴的請求。

    筆者對比了與樣本案例同一時間同一法院的股東知情權訴訟的裁判文書,發現二者的當事人沒有重合的現象,也就是說提起解散之訴的當事人均未提起過股東知情權訴訟。

    與解散之訴較低的支持率相比,作為行使其他股東權利基礎的股東知情權訴訟基本上均獲支持。然而在實踐中股東卻極少使用上述訴訟作為解散之訴的前置手段。究其原因,我認為,相較于解散之訴雖易于勝訴但只能查閱、復制相關公司文件,而且大多數公司的公司治理相對不完善,提供的文件報告難以反映其真實經營管理中的問題;加之司法實踐中對于知情權的范圍存在著一定爭議,導致股東通過訴訟難以取得后續提起解散之訴的證據,無法推動實質問題的化解;另外,雖然知情權訴訟的受理費按件收取相對較低,但面臨著訴訟的時間成本,在此期間公司勢必會喪失商業機會,導致提起該訴的股東不利益,不利于公司短期內實質上解決所存在的“公司僵局”及公司利益受損的現象。

    四、司法實踐中的其他標準

       
    另外,從樣本案例中可以看到以下特殊情形也作為判斷解散公司的標準予以考慮 。

    第一種情形:公司股東及公司下落不明無法取得聯系進行缺席判決時獲得支持 ;
    第二種情形:股東第一次起訴解散公司后,法院未予以強制解散公司,第二次訴請解散公司時獲得支持 ;
    第三種情形:公司解散將危及公眾持股人的利益時難以獲得支持 ;

    同時我們也觀察到,在樣本案例中股東之間、股東與公司之間存在矛盾甚至股東之間發生經年的訴訟,也不輕易認定公司喪失人合性。

    五、代結語


    對于解散之訴,法院審理時一方面需考慮公司組織體的穩定性在已經無法存續其“生命”的情形下,方能通過司法干預予以限制和否定。另一方面,在商事糾紛審理中,對某一種交易行為采取不同的司法態度、司法標準,將對相關市場主體今后的理性選擇會產生不同的影響,而這種行為選擇又會對社會整體經濟效益產生不同的影響。在實踐中普通存在的解散糾紛之困一定程度上擴大了市場最重要的參與主體——公司風險的負外部性。 

    作為司法裁判標準的公司法這一標準合同范本濃縮著公司參與方不間斷的試錯和糾錯過程,即通過法院對成千上萬案件的審理,將公司合同面臨的問題及其解決途徑,轉化成公共產品,向公司參與各方提供。雖然能夠滿足絕大多數參與方的要求并有效地降低了協商成本 。但是尤其在現今社會經濟形式、交易方式創新頻繁的時期對一些遙遠的、可能引發爭議的偶然事件需要股東根據實際情況在公司法留白的部分予以適當彌補,以促進參與方遵守商業慣例并公平合理地交易,降低后續的交易成本。

    公司股權結構不合理,公司章程未預設相關解決方案,是“公司僵局”產生的重要因素。通過以上分析,作為大多數提請解散之訴的中小股東受限于法律規定以及實踐操作的困難,加之有關解散公司裁判標準的認定存在著很大程度的裁量靈活性,基于同一相類似的事實存在著不同甚至相反的認定,難以獲得司法的支持。這雖與復雜多變的商事實踐密不可分,但也進一步加劇了解散之難?;诖?,更需要我們從公司章程中規定其他解散事由及“公司僵局”解決的前置性手段到不斷完善公司治理尤其是三會制度并合理善用前置性手段使股東從現有的組織體自由退出,使公司組織體自我淘汰更新重獲交易自由并選擇新的合作伙伴,同時避免僵局公司繼續存在損害債權人利益,以實現市場經濟社會中的效益原則。
    无码精品国产DVD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精品无码亚洲字幕资_日韩人妻无码一区2区3区亚洲欧美日本国产在线观18
    1. <p id="deuwu"><strong id="deuwu"><xmp id="deuwu"></xmp></strong></p>
    2. 
      
      <pre id="deuwu"></pre>
      <acronym id="deuwu"><s id="deuwu"></s></acronym>

      <table id="deuwu"></table>